阅读:72回复:0

和我讲故事的女人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9-03-08 12:14
我的脚不好看,我经历了裹脚,怕别人笑话我。我们给她买了凉鞋以后他都这么说。开学以后,进入了研一的后半年。一切还可以吧。
开学那天,和师兄说起这个寒假所经历的事情,突然间都沉默了。我说我真的特别感谢白老师没有留我们一周在实验室做实验,否则,我都见不到姥姥的最后一面,其实,还是没有见上,只不过是守了几天,是在距离过年还有几天的日子里,姥姥离世的。家中四个老人全是从民国走来,离开我的已经有三个。不见岁月的流逝,只见生命的白头。
今天实验室突然说起来一个话题,然后我就说一直觉得书中的日本侵略者入侵是久远的事情,但是自从姥姥(1927年生人)给我讲了以后,发现,那是一段身边的人真正经历过的悲惨岁月。
小时候,我是在姥姥家长大的。放假后,也是去姥姥家。我的童年生活,80%是在他的小院里度过的。
姥姥在世时,经常和我讲民国的故事,讲那个时候她还是裹脚,后来才破旧俗,放开脚,可是脚也裹得不好看了。姥姥说那个时候日本鬼子进村他们就赶紧往山里或者地洞里跑,跑慢了就被刺刀刺死了,他的一个叔叔就是死在日本的刺刀下;姥姥说,他们那会特别穷,他特别能干,在生产队挣大分。姥姥的能干,我是见识过的,在那个不富裕的年代,姥姥操持着家里的生计,生活过的一点点的好起来。
人之一世,草木一秋。
姥姥在世时,没能好好的听他讲的故事,现在也没有机会再听一遍。总觉得时间还长,一切都不着急。但是却忘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。
和我讲故事的女人,离开我了,我很想她。
你的能力,一定要大于你的脾气,每天做的事,一定要多于每天说的话。
游客